目前還沒有恢復清醒的柳祚華
  肇事司機避而不見事故責任難認定
  環衛工車禍昏迷陷救治困境
  本報記者 陳松齡
  實習生 駱鵬 文/圖
  11月2日,長沙市天心區環衛工人柳祚華在上班途中遭遇車禍,至今昏迷不醒,肇事者墊付1萬多元後不再出現。如今,已經拖欠醫院7萬多元藥費的柳祚華身陷停藥的尷尬處境。
  上班途中遭遇車禍
  今年49歲的柳祚華是湖北人,2007年來長沙,起初以收廢品為生。由於經營慘淡,去年9月,柳祚華在朋友介紹下做了環衛工人。3個月前,他被安排在五一大道平和堂附近做清掃工作。
  11月2日清晨5時,柳祚華告訴家人,因環衛局8時前要派人檢查,他想儘早把工作做完。柳祚華從柑子園步行到五一大道平和堂附近時,為了省時間,他便直接由南往北穿越護欄,沒想到在翻護欄時一輛黑色本田小車撞了上來,肇事司機馬上打電話叫來了120急救車。這時,柳祚華因頭部和右腿受到嚴重撞擊而倒在血泊中。
  “直到晚上6時,我才接到肇事司機的電話,因爸爸的手機已撞碎,他給爸爸買了一部手機並從卡裡找到了我的電話。交警說他並沒有喝酒,我估計他可能是疲勞駕駛。”柳祚華的兒子柳慶萬告訴記者。
  事故重創貧困之家
  11月22日下午,記者趕到省人民醫院,49歲的柳祚華躺在走廊的病床上,右腿被繃帶固定住,眼神茫然。柳慶萬為在醫院照顧父親,已經20多天沒有上班了。
  “在治療前期,爸爸吃飯還能喝粥,現在連水都不能喝一口。因為撞擊了頭部,爸爸的意識有些混亂,醫生說必須要治療後才會恢復。”柳慶萬說,其父親治療已經花去近10萬元,還欠下了醫院近7萬元,現在醫院已經停藥,“爸爸只能在走廊上躺著”。
  2009年,柳慶萬和父親一起到長沙,目前在某電腦城送貨,每月收入2000元。他的妻子在一家KTV當收銀員,每月工資也是2000元左右。家裡由母親帶著兩歲的孫女,一家人租住在一間小屋裡,每月房租500元。每月工資用於開銷所剩無幾。面對突如其來的車禍和巨額醫葯費,一家人只能干著急。
  “難產”的交通事故認定書
  “肇事司機在第一時間就打了120,並將柳祚華送往省人民醫院。”處理事故的天心區交警大隊韓警官告訴記者,柳祚華當時沒有走人行橫道,從南往北穿越護欄被撞,導致右腳骨頭斷裂和頭部受傷。
  據瞭解,肇事司機將柳祚華送去搶救時,墊付了1.7萬元就再也沒有出現。韓警官介紹,司機投保的交強險先墊付了1萬元,因為司機的經濟情況也不好,只能拿出這麼多錢。
  “20多天過去了,為什麼交警隊的責任劃分情況還沒有出來?”柳慶萬說,現在,肇事司機連電話都不接,讓他非常懊惱。
  據相關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自現場調查之日起十日內製作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對需要進行檢驗、鑒定的,應當在檢驗、鑒定結論確定之日起五日內製作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
  “因為柳祚華穿越護欄的地方是攝像盲區,他現在已經神志不清,所以我們現在瞭解的都是肇事司機所講的情況,司機有沒有超速還要去查看監控視頻,才能作責任劃分。”韓警官說。而且,現場沒有目擊證人,交警無法認定事故責任。
  記者又來到了長沙市環衛處,該處安全員說:“我們要等柳祚華的傷恢復,判定了幾級工傷後才會進行相應補償,所以,我們現在只能去交警部門做一些協調工作,希望儘早將此事解決。”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designers

lf42lfej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