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由復旦大學張靖華博士提供)
  據合肥晚報報道,近日,一位網友在巢湖北岸的浮槎山裡的一個新發現引起了廣大網友註意——在山中的九龍口水庫旁,有一座雕刻著古代軍人的摩崖石刻,並且這個石刻的造型還是一位少數民族將軍。記者在咨詢了歷史專家後瞭解到,除了這座石刻,巢湖北岸還存留著大量以古代軍人為原型的石刻、石雕。
   深山石塊雕刻著古代將軍
  近日,網友“銀山智人”在微博中透露了巢湖北岸浮槎山的一個新發現,在巢湖廟崗鄉九龍口水庫附近的深山中,有一幅畫在山中石塊上的彩色將軍石像,根據石刻畫面來看,這名將軍可能是清代以前一名武官畫像,並且根據畫面的內容,估算此石刻已經存在數百年的時間。
  位於巢湖北岸的浮槎山中為何出現這樣的摩崖石刻,記者決定前往山中一探究竟。按照微博上提供的地址,記者來到巢湖市廟崗鄉,順著一條通向浮槎山的土路,來到了浮槎山兩座山峰間的峽谷中。此處人跡罕至,茂林遮天,只有一條僅容兩人通過的土路從峽谷的密林間通過。在當地人的指點下,記者在峽谷山澗旁的半山坡密林中,發現了那塊當地人所稱的“將軍石”。
  除去石塊附近的雜草,只見這是一幅雕刻在一米多高石塊上的石刻,石刻因石頭的顏色,分為紅色、白色、黑色多種顏色,由於年代久遠,石刻上的石像上半身已經模糊不清。但通過殘留的雕刻痕跡來看,“將軍”身披紅色戰袍,頭戴尖頂頭盔,身體端坐。
   村民稱為紀念屯駐將軍
  對於這塊隱藏在大山深處的將軍石像,廟崗鄉93歲的老人方昌泳告訴記者,這座摩崖石刻的年代現今已經無人能夠說清,因為自打他記事時起,這座將軍石雕就已經存在了。那個時候,石刻上的筆畫已經斑駁不堪,顯然時間已經很久。他曾經聽老人們說,這個石像上的“大將軍”是當地駐扎過在這裡的一名將軍,他在此處駐扎時,軍隊對百姓秋毫無犯,並給當地百姓很多幫助。直到將軍去世後,百姓還惦記著這位將軍,併在將軍曾經路過的峽谷中為將軍造了這座石刻。
  方昌泳說,不過後來,將軍的形象被神話了,漸漸地變成了保護百姓的神靈。“一直以來,當地村民將這個將軍摩崖石刻當做兩個山頭之間的守護神,我們經常從那裡走夜路都會感到害怕,不過想到有‘大將軍’保護我們,膽子就放大了。”
  存留著大量軍人石像
  為了一探這座將軍摩崖石刻的來歷,記者咨詢了復旦大學歷史地理研究中心張靖華博士,他的一個研究課題便是巢湖北岸的軍人石像、石刻的歷史來源研究。沒想到記者有了更大的發現——除了巢湖市九龍口水庫附近的那個將軍摩崖石刻,巢湖北岸的廣大地區,還存留著大量手執兵刃、身著鎧甲的古代軍人石刻、石雕。
  張靖華說,記者在山中所看見的那幅摩崖石刻,其實只是眾多巢湖北岸的石刻、石雕的一個。石刻中戴著尖頂頭盔的將軍像,其實是一位古代北方少數民族的將軍。這些帶有北方少數民族軍人造型的石刻、石雕,是元、明兩代軍屯、軍墾留下的遺物,大多雕刻於元、明時期。
  在張靖華髮給記者的一張他拍攝於巢湖北岸的石刻照片上,記者看到,這幅石刻上的軍人,頭戴尖頂頭盔,手執利斧,與漢族軍人的造型風格迥然不同。
   或是軍墾後人所雕刻
  地處江淮大地的巢湖北岸,為何頻繁出現古代北方少數民族將領的雕刻?張靖華說,自12世紀以來,由於宋金頻繁戰爭曾給當地帶來諸多影響,使得曾經是宋金爭奪之地的長江中下游、江淮地區以及兩湖地區人口流失慘重,一度曾經繁華的江淮大地上形成了無人區。在這種情況下,元府曾通過軍墾的方式,從人口相對稠密的地區,遷移出大量人口,甚至動用軍隊以軍墾的方式,來填充江淮地區。
  張靖華說,當年,居住在此地的移民的身份都是軍人,在軍墾生活中,大部分軍民過著軍事化的生活,平日里的生活是耕種田地,而剩下的時間就是用來訓練,戰時就是打仗。在這種生活方式下,作為軍隊主導地位的軍官,無論是在軍事上,還是社會環境中都在當地人們心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當地的居民逐漸呈現出對軍事長官的崇拜,於是他們的精神信仰中,軍事長官便是他們心中最崇高的人物。
  就是為紀念軍墾軍官
  張靖華博士認為,這些移民在到達江淮地區的初期,當時的身份大部分還是軍人。當這些移民來到巢湖北岸後,隨著時間的推移,經過元末明初的農民戰爭,很多人依舊都在此處定居,以後便逐步成為後期村落的始祖。
  這些元代軍墾軍人的後裔,會對軍事長官感到無比的崇敬,也可能是為了紀念祖先,使得他們會用雕刻人物石像的方式,來記住那些曾經是他們精神支柱的將領,以表達他們心中的敬畏之情。由於元代的軍官大部分為蒙古人所擔任,所以後人在造像時,往往以元代軍官的形象為原型。
  最後,張靖華告訴記者,這些石像、石刻群出現在巢湖北岸的現象,也許還存在其他原因,但從他初步的研究成果來看,便是元末明初,移民下的地理環境與社會發展的環境的緊密聯繫。(沈博靜 李磊)  (原標題:元代大軍曾戍邊巢湖?(圖))
創作者介紹

designers

lf42lfej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